EN会员申请

动物福利视频

首页>教育培训 > 动物福利视频
David Fraser关于动物福利的定义2 发布时间:2018-06-13
我认为如此迅速普遍的变化带来了很多困惑和误解。我今天要做的是把这些问题理一理。首先,什么是动物福利呢?不同的人答案不一,我们需要仔细聆听。第二,为什么对动物福利有不同的看法?第三,谈论一些应用于动物福利问题的科学。第四,动物福利和一些更熟悉的概念如畜牧及动物护理之间有什么关联?最后,我想谈谈“专业化”和动物生产。
 
好的,什么是动物福利呢?当前,特别是对于农场动物福利的关注浪潮,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发展,关于这个词到底意味着什么引发了争论。
 
第一个主要的对生产系统的束缚的批评出现在1964出版的《动物机器》这本书中,描述了一些当时使用的束缚系统,母鸡的笼子,小牛的牛栏,并声称这些系统如此不自然,让动物生活悲惨。例如一句引文所讲,作者问道“我们有权剥夺(动物)所有的生活乐趣只是为了从它们的尸体中赚更多的钱吗?”动物倡导者Richard Ryder说,“我们的责任应该是…试着去理解痛苦和忧虑的感受…并发现如何预防和减少这些情况。”
 
这些还有很多其它引言,我们看到诸如幸福、痛苦、折磨、快乐之类的词语,我们可以概括为动物的情感状态,意味着情感和其它经历,如痛苦、恐惧和饥饿,这种体验是积极或消极的,而不是中性的。然而,当人们开始关注这些时,其它问题也摆在了我们面前。
 
富有影响力的英国喜剧演员F.W.R. Brambel写道,“原则上,我们不赞成对于动物的一定程度上的束缚,因为会阻挠动物的自然行为及活动。"

著名作家阿斯特里德·林德格伦,《长袜子皮皮的故事》的创作者及瑞典动物福利改革的驱动者,用朴实的语言写道:“让(农场动物)看到一次太阳吧,远离电扇凶狠的咆哮。让它们呼吸一次新鲜空气吧,而不是粪肥臭气。”
 
美国哲学家Bernard Rollin坚持认为我们需要“...一种更高的动物福利理念。福利将不仅意味着控制痛苦和折磨,还需要养育和实现动物的天性…”
 
这些关注都围绕“自然”这个词语,动物应该能够在自然环境中进行自然行为,我们应该尊重动物本性。我们可以说动物应该能够过适度“自然”的生活,我更喜欢的说法是“适合动物自然适应的生活”。
 
很多这些观点来自动物生产领域之外的人。农民和兽医介入时,又带来了不同的视角。举个简单的例子,兽医和教育家David Sainsbury在一本关于动物福利的书中写道“健康是我们养殖的每只动物与生俱来的权利,不管是集约饲养或以其它方式。”
 
这里及许多其它语录中,我们看到了传统的关注点。动物应该免于疾病和伤害、并拥有食物、水和其它必需品,可总结为动物的基本健康和功能。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们提出了三种不同的关注类型:动物的情感状态、自然的生活条件、基本的健康和功能。
 
许多情况下,这些相互促进。热天让猪在泥里打滚可改善它的福利,因为它会感到更舒适,这是情感状态,因为会减少热应激对身体的损害,基本的健康和功能,因为它可进行自然的冷却行为,自然的生活,特别是为它提供天然泥巴的话。
 
但这三者并不总是齐头并进。母鸡的鸡笼是预防疾病和寄生虫的好方法,当然,这看起来并不自然,也许也不愉快。让狗随心所欲地享用食物可防止饥饿感,但也会导致动物肥胖、短命。猪的自由放养看起来很自然,允许很多自然行为,但新生仔猪死亡率高。
 
因此,只关注其中一个方面,并不意味着其它方面的问题将得到解决。我用这个图形来总结一些结论。第一,我们看到在关于动物福利的辩论中,有三种不太一致的关注点。其次,这些有时一致,但并不总是。第三,对其中任一方面的执着追求不能保证其他问题会得到解决。
 
好吧,为什么关于动物福利的观点如此不同?我认为不同的动物福利观实际上有着深厚的文化根源,我们可以追溯到工业革命时期。

在工业革命期间,所谓的工厂系统成为欧洲大部分地区生产纺织品和其他商品的主要方式。这种系统如此有效以至于传统的手工制作和村舍几乎消失。工人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开始在半自动化的工厂工作,在一些城市,工人们生活在明显不健康的环境中。
 
这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这引发了关于新的工业体系是不是本质上在破坏环境、剥削工人的争论,或只是在迈向全面自动化而无需人类劳动的进程中的重要阶段?
 
在这些赞成和反对工业化的言论中,广而言之,我认为存在两种不同的世界观,互相冲突。反工业化的评论家倾向于采取农业价值观,辅以一些来自工业时代主要批评家浪漫主义作家和艺术家的一些额外的观点。
 
这个世界观重视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简单基本的生活。自然被视为我们应该效仿的理想状态。它重视情感,而非工业革命中涌现的科学技术的冷漠理性。它重视个体自由。它往往缅怀过去逝去的黄金时代,认为那时人们生活得更好,与自然更和谐。
 
工业化的主张者有着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它包含两个相对较新的概念。一是生产力。亚当·斯密在他的著作《国富论》中,声称:“一个国家的生活质量取决于公民所需所想的商品的供给。”如果我们能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提高供应产品的质量,这应带来更好的生活。工厂系统正是如此。
 
第二个观点是进步,认为历史变革总是朝着改进的方向。这种观点源自于科学,在科学中,通常认为知识通过一代又一代的积累而不断改善。

在18世纪,发展成了时髦词儿。到19世纪,历史学家Sydney Pollard在《进步的观念》一书中讲到,人们都在谈论“在财富、文明、社会组织、艺术、文学,甚至在人性和生物构造上的进步”。这种观点认为变革代表进步,我们不能阻挡前进的步伐。这些在西方思想中仍是强有力的观点。
 
因此,工业化主张者的世界观概括起来是这样的,他们重视因科技改善了的生活,而非简单的基本生活。他们认为自然不完美,我们需要努力改善。他们看重理性,而非情绪,相比于个体劳动者的自由,他们更看中企业的生产力。他们倾向于憧憬远在未来的黄金时代,因科技提高生产力,带来更美好的生活。
 
当然,我不是说所有人的观点非此即彼。这两种世界观不过是存在于我们的文化中的典型观点,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我们所有人,可能因此我们自己的态度都自相矛盾。但是,我认为这些观念帮助解释了不同的动物福利观,特别是那些观念更偏向农业化的人士往往会认为对动物来说,好的生活首先必须是自然的生活,可通过对自然的模仿,比如自由放养系统,来达成。他们关注动物的情感,动物快乐吗?在受苦吗?他们重视个体的自由。他们倾向于认为传统农场为理想形式。总而言之,情感状态、自然和传统农业。

 
那些更偏向工业化观点的人士倾向于认为,动物的良好生活首先必须是健康的生活。我们通过控制自然,预防疾病,抵御恶劣天气等等来达成。他们更倾向于重视生产系统的科学基础,而不是动物的情感,群体生产力而不是个体自由。他们更多认为传统的小农场早已过时。总而言之,生产力、效率和进步。
 
让我再总结两个结论。这些不同的动物福利观点有很深的文化根源,因而促进动物福利的标准和实践需要在不同的关注领域间找到合理的平衡,才能被广泛接受。如果只关注一两个方面,而忽略其它,那社会中肯定有人坚信动物福利问题没有得到妥善处置。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icc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