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会员申请

资讯交流

首页>资讯栏目 > 资讯交流
关于畜禽养殖、抗生素、动物福利、消费者,这些国际专家说了些什么 发布时间:2017-05-24

        全球人口数量正在稳步增长,其对肉类的消费需求亦是如此,世界畜禽生产商们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随着全球收入增长,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消费者想要在其饮食中纳入更多的优质肉品。同时,来自发达国家的消费者想要对其食物来源多一些了解,他们正在要求为动物提供更好的福利。养殖者也面临天然资源数量有限的问题,亟需改善环境条件。

 

 
        2016年11月16日,在德国汉诺威国际畜牧展(EuroTier 2016)上,WATT国际传媒(WATT Global Media)组织了一个专家团,讨论了全球家禽业和养猪业面临的这些问题以及其它问题。专家团由来自动物保健业、畜牧业和金融业的专业人士组成,包括全球畜牧业动物蛋白高级分析师和荷兰合作银行副董事Nan-Dirk Mulder、英国利物浦大学家禽感染与免疫学教授Paul Wigley博士、 西班牙SADA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商务总监Alberto Redondo Carde ñ a博士、英国农业与园艺发展局(AHDB)猪肉部策略总监Mick Sloyan。本次活动由丹尼斯克动物营养公司(Danisco)赞助。
 
        如下是专家团讨论的6个话题,内容涉及动物福利、无抗养殖和长期消费需求的影响因素等问题:
 
■ 消费者能够拥有一切吗?
 
        专家组被问到是否有一种方法能够让全球家禽业和养猪业给予消费者所想要的一切?生产者能否在满足良好的动物福利标准的同时,提供低价、优质、安全的肉品?
 
       作为西班牙最大的家禽综合生产商的代表,Carde ñ a博士说,消费者不可能拥有一切,必须做个折衷。生产者一定会响应消费趋势与需求,但消费者通常不愿支付因生产成本增加而导致的更高价格。
 
        Wigley博士表示赞同,他指出,要想养活全世界,农业必须保持一定程度的集约化。未来,有望进一步减少抗生素的使用和提高福利水平,但是在必须养活数十亿人时采用理想化的田园式小牧场是不可能的。他指出,来自发达国家的消费者有选择少吃肉的自由,可强行干预发展中国家的养殖活动是不对的。
 
        尽管一些西方食品公司正在投资肉类替代品,但是,全球农业投资大多数正在流向传统生产。Sloyan总监说,在中国尤其如此。对西方工艺和方法的更新、改造和采用能在不耗费更多天然资源的前提下提高生产。
 
        不过,养殖者不应为了集约化的需要而摒弃动物福利。最新证据显示,在不降低生产效率的前提下,生产者能够调整他们的饲养管理方式,改善福利。
 
        据荷兰合作银行副董事 Mulder称,在未来20年,全球肉类工业的产量需要增加 45%。他指出,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生产者已经满足不了需求。 因此, 整个供应链必须向更加高效的生产方式转变。
 

■ 消费者在乎可持续性吗?
 
        Wigley博士说,消费者关心可持续性问题,不过存在一些误区。消费者不理解在现代养猪业和家禽业中低温室气体排放和高饲料转化效率是如何实现的。
 
        Wigley博士说,一些消费者把可持续性当作一个购买因子。有些人错误地认为,自由放养的动物或有机产品不会传播食源性疾病。事实上,这些替代系统的风险更高。
 
        尽管消费者把福利和可持续性视为产品健康度的一部分,但是,Wigley表示,他们需要接受更多的教育,以明白如何治疗患病动物以及不予治疗是一个动物福利问题。生产者也必须认识到,福利越好的动物越健康,并且更高产。
 
 
■ 消费者关心的问题正在呈现全球一体化吗?
 
        Mulder说,每个市场都不相同,但在西方国家都有一些相似之处。例如,欧洲国家关心的抗生素使用和蛋鸡饲养方式问题正在向美国转移,反之亦然。
 
        在新兴市场,情况则不同。在亚洲,尤其是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是主要关注点。中国的鸡肉消费量正逐年下降,因为消费者对白羽肉鸡已经失去信任。他们把其看作是一种西方产物,而西方国家担心的抗生素使用问题正在损害白羽肉鸡在中国的形象。
 
        Carde ñ a博士表示,基于他的公司经历,欧洲消费者比亚洲、非洲消费者要求更高。欧洲消费者寻求优质产品,但福利和抗生素已不是主要考虑因素。
 

■ 在家禽和猪无抗养殖方面,哪些技术更加具有成功的希望?
 
        Wigley博士说,我们对动物遗传基础及其微生物区系的了解只是刚刚起步。通过调控微生物区系进而提高生产,具有很多可能性。为降低疾病的不良影响,减少使用治疗剂量的抗生素,可以多接种疫苗。
 
        尽管抗生素的用量一定能降低,但是,养殖者应始终把其当作一个治疗患病动物的工具。他说,欧盟禁用促生长类抗生素是一件好事,减少预防剂量的抗生素使用亦然。
 

■ 在建立产品新标准时,超市和非政府组织起什么作用?
 
        食品零售商对肉类市场可能具有较大影响。在美国和欧洲,一小部分公司控制着绝大部分的市场,它们一直希望改善业务。
 
        具有特殊利益的非政府组织(NGO)能够影响而且确实在设法影响品牌经销商,并迫使品牌商改变它们的做法。
 
        超市也正期待着采用某些标准,把它们和竞争对手区分开来。Mulder说,在荷兰已经出现这种趋势。零售商们正在发生转变,主要表现为只库存一种类型的产品。法国、德国和英国亦然。
 

■ 谁代表消费者之声?
 
        人们不信任大食品公司,而食品生产者必须要为自己辩护,以赢回公众信任。政府、零售商和特殊利益集团都声称代表消费者,致使对话混乱,故公司需要为它们自己的形象和消费者认知负责。
 
        Sloyan说,以英国为例,因为马肉混入超市肉制品的丑闻,消费者对食品供应失去了信任。由此表明,超市不能完全把控供应链的质量,不能为其一体化代言。
 
        对于零售商,其所面临的问题是现在要怎么做才能保护品牌形象?Sloyan说,无抗养殖可能只是区分和推销产品的另一种方式。
 
        要想很好地与竞争对手抗衡,行业需要打造比重平衡的主体,并为行业宣传、代表生产者和零售商发声。生产者必须更加透明,利用有关产品和工艺的事实应对并战胜这些挑战。Sloyan说,第一步就是将行业信息传递给媒体和消费者。
 

本文作者:Austin Alonzo,翻译:赵景鹏博士,摘自于《国际家禽》第七十四期。
联系我们    支持我们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iccaw